Used before category names. 2022卡塔尔世界杯买球APP

幸存者控诉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:挨揍、受刑、流血⋯⋯种族灭绝政策骇人听闻

在加拿大,有一群回不去家的孩子。今年,加拿大多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陆续发现了原住民儿童遗骸。他们是加拿大原住民政策的直接受害者,从小被迫离开家,在这样的寄宿学校里遭受虐待、折磨,无声地死去。即使有人幸存,被切断了和家人之间的亲情纽带,在精神上,也成为有家而回不去的人。

以前的安大略省莫霍克学院(Mohawk Institute)寄宿学校,是一所专门为原住民开办的所谓学校。

即便是在今天,从多伦多开车到这里也要一个多小时,再从路边走进寄宿学校里面,依然是很长的一段路。不难想象,这所寄宿学校开学的时候,这里有多偏僻。

寄宿学校当年留下来一些照片,看起来和普通学校一样。然而,那些被白人殖民者强行从原住民的父母身边抢来的孩子们,在寄宿学校的开学第一天却是这样度过的。

寄宿学校幸存者 玛德琳·迪翁·斯托特(Madeleine Dion Stout):我还记得到那儿的时候,要穿新的衣服,还要理发,坐在教室里,还有其他的女孩,然后看着我的兄弟被校监猛揍。

寄宿学校幸存者 爱丽丝·利特迪尔(Alice Littledeer):我那时还是个小女孩,校长会打人的,打别的孩子,打男孩。男孩子被打得最厉害,他们杀鸡给猴看,是在晚饭之后打人,我非常害怕,因为看到有人流血。

印第安寄宿学校是由加拿大政府开办、教会管理的。白人殖民者声称,开办这些学校可以让原住民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让他们开化,最终变得和白人一样。听起来颇有救世主的口吻。

寄宿学校幸存者 伊芙琳·卡米尔(Evelyn Camille):寄宿学校的建立就是要抹去我们身上的印第安印记,剥夺我们的语言、文化和传统,把我们变成傻子。

莫霍克原住民人权监督员 贝弗利·雅各布斯(Beverly Jacobs):在这里(莫霍克学院寄宿学校) 从1831年到1970年,这经历过多少代的孩子,被强迫送到这个恐怖且充满暴力的,他们称之为“教育”的地方,这根本不是受教育的地方。如果连续几代人,都失去了(本民族)语言、仪式和亲情,也就失去了孩子。我们被割断了与祖父、祖母的亲情,这是我们的文化组成部分。

殖民者在长达一百多年的寄宿学校制度中,对原住民实施的种族灭绝政策骇人听闻,那些在电影上爱护孩子、拯救世界的“英雄”们,却在这些政府建立的寄宿学校里,把成千上万的原住民儿童变成了尸骸。孩子们在寄宿学校里没有名字,只有数字代号。

寄宿学校幸存者 亚当·塔塔瓦本(Adam Tatavaben):我们在电椅上遭受电刑,(电椅)有金属的扶手,我认为电流是从右向左穿过身体的,(受刑的)人们有的哭,有的喊,什么样的反应都有。

亚当所在寄宿学校里的三个小伙伴忍受不了就逃跑了,却再也没有回来。如今,亚当希望警方能找到他们,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
能逃跑的孩子毕竟是少数,更多的孩子死在了寄宿学校里。他们死后被随便埋在学校周边,殖民者甚至连一个名字都不让他们留下。

现在,我们知道为什么人们要用那么多鞋子来纪念这些孩子的亡灵了。鞋子,也许能让他们走回家,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。

总台记者 张森:在探测墓地的区域,地面上已经划了很多方格,便于用探地雷达一块一块地进行探测。站在这里,心中有一种悲凉的感觉。我想起了看到的一首小诗:“一个小小的声音飘荡着,现在,他们终于找到我们了。不要停下来,把我们都带回家,把我们都找到。”想想那些被迫离开父母,被送到这所寄宿学校的孩子们,他们的死,如蝼蚁一般,无人知晓,他们自己再也回不到家了。

Previous Article
石溪三分钟:选择加大伯克利商学院的五大理由
Used before post author name.

Leave a reply